从新手到专家——技能成长模型

专家的特征

2009年1月15日,Sullenberger (也叫萨利) 在全美航空1549号班担任机长,飞机从纽约拉瓜迪亚机场起飞。五分钟后,在爬升过程中遭到飞鸟撞击,两架发动机全部熄火。此时只能就近寻求迫降,但高度不够,在没有动力的情况下,很难抵达附近的机场,如果处置不当,也很容易引起地面的巨大伤亡。危急时刻,萨利决定在哈德逊河上迫降,155人 全数生还

aircraft crash

从起飞到迫降,短短六分钟。萨利凭借自己的经验、技术和准确的判断,拯救了机上所有人的生命。电影《萨利机长》还原了整个过程。在感慨紧张的英雄事迹之余,我们有幸看到一位真正的飞行专家是怎样行事的。

1

失去动力之后,仪表显示发动机损坏一个,另一个处于正常状态。然而萨利根据声音、气味等细节,确定是鸟袭,并且断定两个引擎均已损坏。这个判断非常关键,直接关系到是否能及时返航。如果还有动力,就可以回到拉瓜迪亚机场了。 专家重视细节,不盲从二手信息。

2

确定动力失灵后,萨利立即下意识地打开了辅助动力系统 (APU) ,然后让副机长杰夫拿出飞行手册,按手册指引操作。依据飞行手册,出现飞鸟撞击事故时,其中第15步是打开 APU,然而萨利却直接跳过了前面的步骤,直接打开 APU。如果没有 启动 APU,飞机将不能顺利滑翔。没有这一举动,迫降就不可能成功。此外,手册有三页长,到迫降时也只进行了一页半。如果完全遵循手册逐条进行,恐怕结局已经是机毁人亡了。专家重视情境,不盲从流程。流程甚至会阻碍专家行事。

3

与塔台沟通后,飞机掉头返航。塔台清除了机场的跑道提供迫降,但萨利回复道「unable」,因为此时飞机动力不足,是无法抵达出发机场的。随后塔台安排了附近另一个机场。返航过程中,萨利意识到仍然无法抵达动,只能迫降在水面上了,于是当机立断,迫降到哈德逊河上。不了解航空史的人可能不知道,水面迫降是几乎不可能成功的。在此之前,还没有大型客机水面迫降成功的案例。萨利机长在事后接受采访时,提到自己有非常大的把握能控制飞机,确信自己能做到水面降落。这样的自信,需要丰富的知识、经验。这离不开萨利机长的成长经历。

萨利 5 岁就知道自己想做一个飞行员,11 岁就读了所有能找到的跟飞行有关的书。16岁,萨利就跟着一个开农用飞机的驾驶员库克学习。之后萨利在美国空军学院学习了驾驶滑翔机,并在空军服役。退役后,他加入了太平洋西南航空(后并入美国航空)担任民航飞行员。在2009年的时候,他已经差不多有30年的民航驾驶经验了。滑翔机的学习经验非常重要,飞机在高空失去动力,也就相当于一架十几吨重的滑翔机。无独有偶,史上最成功的几次迫降事件,驾驶员都有滑翔机驾驶经验。 专家有丰富的知识积累。

4

萨利本身也是 NTSB (美国航空安全委员会)的调查员,在 2009 年之前就协助 NTSB 调查航空事故,访问空难家属。同时,他还会收集各种飞行事故的调查报告。这些研究对这次的迫降非常重要。飞机要在水上迫降成功,需要几个要点:

  • 水上迫降时应收起起落架
  • 飞机近水时的速度越小越好
  • 机翼的襟翼应在水下位置接水更有利

这些知识,正是从之前的空难调查报告中总结出来的。在这次事件中,帮助萨利做了正确的选择。专家会不断反思,从(自己或他人的)不足中总结。

5

我必须压抑本能的激动反应,来挽救机上的每一条人命。我很快思考各种可能性,然后选择唯一的可行方案。—— 萨利

除了大量的知识储备,危急关头的冷静和直觉,让萨利得以快速反应,在短时间内做出正确选择。 专家依赖直觉。

飞行当然是一种技能。但技能在我们的生活、工作中无处不在。 我们的生活中需要各种各样的技能,例如做饭,与人沟通,写程序,养育小孩等等。这些事情都需要我们具备一定的知识,并有运用这些知识的技巧。以编程为例,作为一个程序员,首先要学会产品经理的语言,能读懂需求文档,知道常见的一些需求实现方案,并将已知的方案组合,实现产品的需求;其次要学会计算机的语言,将方案转化成计算机程序,并且要留意工程性,写出代码还需要关注可维护性和性能。

三百六十行,行行出状元。总有一些大师、专家涌现在我们的视野中。即便没有那么遥远,我们的身边也不乏一些更会做菜的朋友、更会和宝宝交流的爸爸妈妈。他们是如何成长的?他们的成长经历了哪些阶段,不同的阶段又是如何跨越的呢?

技能提升的五个阶段

1980年,德雷弗斯兄弟(Dreyfus Stuart E, Dreyfus, Hubert L) 发表了一篇论文《A Five-Stage Model of the Mental Activities Involved in Directed Skill Acquisition》 (直译:直接技能的获取相关的五阶段精神活动模型),提出了技能成长的五个重要阶段。我在《程序员的思维修炼》这本书中第一次接触到这个模型,感觉茅塞顿开。这个模型套用到其他领域,也非常适用,很好地指导了我在各方面的成长,也让我在新接触新领域的时候,能知道如何更快提升自己。所以我决定把这个模型分享给更多的人。

好了,我们先来看看这个模型。

I. 新手

新手需要指令才能工作。这个指令需要明确地指导他,遇到情况 A 如何应对,遇到情况 B 又如何应对。比如煎荷包蛋时,加多少油,什么时候放鸡蛋。

新手和专家之间沟通比较困难。新手描述事情的方式往往简单,缺乏必要的信息,专家不敢轻易下结论;而专家给的建议往往是考虑全面,涉及了不同的情境,并且会给出更底层的原则,而这种原则容易让新手忽略情境盲目遵从,或者无法在需要的时候想起来。

II. 高级新手

不愿全盘思考。统计资料显示,多数人落在这个层级;当管理阶层分配工作给高级新手,他们认为每项工作一样重要,不明了优先层度,意味着他们无法认知每件工作的相关性。因此管理者认清,工作需给高级新手时,必须排列优先级。

高级新手已经脱离手册的帮助,能够独立完成项目了。但还缺乏全局观,表现为: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,背后的原因是什么(知识广度和深度都不支持自己得出答案);也不知道这件事在全局中的意义,如这个项目在公司的战略意义,对用户又能提供什么价值。

另外,高级新手还只能解决已经解决过的问题,对于自己没有遇到过的问题,他们还是一筹莫展,通常他们会询问专家。

III. 胜任者

能解决问题,不管是已经解决过的,还是首次遇到的。他们知道在哪里能得到需要的信息。

IV. 精通者

  • 技能上:反思 — 能认知自己的技能与他人差异,能透过观察别人去认知自己的错误,形成比新手更快的学习速度。
  • 职位上:全局观 — 能明确知道自己的职位在整体系统上的位。

反思的特征让人的技能提升开始加速。所以精通者更接近初级专家,而不是高级胜任者。

V. 专家

专家凭直觉工作。专家是各个领域知识和信息的主要来源。他们总是不断地寻找更好的方法和方式去做事。他们有丰富的经验,可以在恰当的情境中选取和应用这些经验。他们著书、写文章、做巡回演讲。他们是当代的巫师。

总结

德雷弗斯技能模型指出了技能水平的不同阶段,不仅仅是知识的差异,更是思维模式的差异。对我来说,我知道了:

  • 当我新学习一个技能的时候,应该寻求情景无关的指令,快速入门;
  • 当我已经入门后,需要不断深挖,知道原理;
  • 当我需要进一步提升时,需要通过观察他人,反思自己;
  • 当我想成为专家时,我需要刻意练习,让自己形成直觉。

这里引出了 「刻意练习」 这个非常重要的概念,他是成为专家的唯一路径。下次我再写一偏,和大家交流刻意练习。

参考

Comments